辉夜青竹:


*给阿碧姑娘的生贺,急急忙忙摸鱼摸出来的…有bug勿怪。阿碧要看艾利探戈,要了我的老命…所以就打了个擦边球

*花滑paro,多有捏造,和过去那篇利艾花滑文《云端之上》没有任何关联

*看着挺OOC的,慎入

 

** ** **

“双人滑?”

那双狭长的眼睛往上望来,冰场无数射灯的光落进去,犹如夜空繁星。

可艾伦明明白白地看到里面一闪而逝的嘲讽。

“和谁?三笠?还是赫里斯塔?”

“……都不是。”

金眸的少年回话的时候,眼睛紧紧盯着眼前的男人——他的教练,因伤而早早退役的前一代“冰王”利威尔。黑衣黑发的男人在冰场耀目的灯光下看起来脸色苍白,从眉眼到鼻尖、再到薄唇和下巴的轮廓线条却精致而英俊。

“哦……看来是已经下定了决心?连我这个教练的意见都不重要了?”利威尔面露不悦,勾起的嘴角令艾伦心里泛怵,脚下冰刀一滑往后退开几步。

“赫里斯塔有自己的搭档,三笠的个子几乎和我一样高,不可能的。”

他们之间本就隔了一道护栏,如今拉开的距离更大,利威尔皱起眉刚想说话,就见自己的学生又往前滑过来,隔着护栏捉住他的手臂,甚至比刚才更近了几分。

“我想和您一起滑……教练。”

“开什么玩……”

“叫我在锦标赛前靠媒体造点声势的不是您吗?”

个子比他高了整整一个头的少年遮去了他抬头可见的大部分灯光。逆光下的脸庞褪去曾有的稚气,金眸如琥珀,剔透得能映照出他的脸。那一瞬间利威尔甚至产生一种对方会低头吻他的错觉。

曾经只知道跟在自己身后的小鬼,不知不觉已经长得这么大了。

“下周末的媒体采访时,我希望您能和我一起滑冰。”艾伦眨了眨眼,表情看上去很无辜,“我觉得这会是篇很好的新闻。”

不止好,还会很劲爆……M国最受瞩目的花滑新星和他的教练在诸多媒体面前表演了一场双人滑,足以当上几天茶余饭后的笑谈。

利威尔甩开他的手,冷冰冰地回了句“没门”。

艾伦叹着气垂下头,转身到场上滑了一圈又回到原地,眼睛亮晶晶的,像想到了什么鬼主意。看得利威尔背后发凉。

“利威尔先生,锦标赛的短节目是天鹅湖吧?”

利威尔点头,这次短节目是他给艾伦选的曲。

“我们就滑天鹅湖吧!”

“……我没有答应。”

“可是我一直都滑不出那种优雅的感觉,我觉得需要教练的指导。”艾伦殷切地看着他,“您一直说我动作生硬,其实就是因为没有人能在场上引导,我找不到那种入戏的感觉。”

利威尔看着自己的左手被捧起来,被艾伦用两只手攥住按在胸口,那双金色的漂亮眼睛可谓“深情款款”地看着他:“您愿意当一次我的奥杰塔公主吗……嗷!!”

回答他的是利威尔毫不留情的一拳。艾伦抱住肚子往后退,脸上的痛苦表情一看就是装的。

“奥杰塔……你……为什么这么对我?”

“……欠教训了是吧!?”

 

** ** **

话虽这么说,可利威尔最后还是答应了艾伦的请求。一方面,经过考量这的确是能为艾伦造势的方式,另一方面,他也算是接受了艾伦所谓“需要引导”的理由。不过韩吉知道这件事之后笑得差点直不起腰,然后一指他,说他“宠徒弟宠得太没原则了”。

利威尔也觉得自己应该好好反省。

为了不影响艾伦的训练日程,这次在媒体面前公开表演式的双人滑并没有被加进平日的训练中去。利威尔对艾伦的要求是“临场发挥”,艾伦倒是笑着同意了,其他知情的人却都捏一把汗。

不知道这临场发挥会发挥出什么效果,千万别搞砸才好。

 

转眼就到了下个周日,媒体采访的时间。

好几个体育记者已经围在冰场边,闪光灯早早地架设好。闻讯而来的俱乐部众人也不愿错过这场好戏而纷纷前来参观,偌大冰场居然也围满了人。

“利威尔先生呢?”阿尔敏看到场上只有艾伦一个人在热身,并没有看到利威尔的身影,便问身边的韩吉。

“利威尔的左脚有旧伤,虽然不影响滑冰但不能在冰场上站太久,可能准备直接上吧。”韩吉回答。

“说起来我第一次看利威尔前辈滑冰,”赫里斯塔兴奋地拉住三笠,“三笠你应该看到过吧,你们不是叔侄么?他的滑冰是什么样的风格?”

黑发少女点点头,“你看了就知道了,很……不可思议。”

“天鹅湖啊……”俱乐部大老板埃尔文坐在场边靠上方的座位,挑眉微笑。“你会是奥杰塔还是奥吉莉亚呢……利威尔?”

艾伦站在场中缓缓滑行,间或做几个简单的三周跳。他今天穿的就是锦标赛短节目上准备的衣服,白色的复古衬衫和黑色紧身裤。做成波浪形领结式的领口和宽大收口的袖子在滑行时随风舞动,很有点英姿飒爽的味道。

帅气的外形和潇洒的动作,场边几个年轻女孩子看得眼冒红心。

九点整的时候利威尔出现在边栏入口,身上是与艾伦同款、但颜色不同的纯黑衬衣和黑色长裤。乍一出场时仿佛整个场馆的灯光都被带着暗了几分,可瞬间那份近乎妖冶的美感就吸引了全场的目光。

艾伦简直移不开眼。

黑色实在是太适合他。衬衣料子垂感十足,又轻薄,艾伦几乎能看见宽大袖子中手臂的轮廓,男人的肤色被一袭黑衣衬托得更加白皙,身形也显得更为娇小,站在雪白冰面的模样如同一朵娇艳带毒的黑玫瑰。

“咔嚓咔嚓”的快门声自他出现后就闪个不停。

昔日“冰王”,今天却与弟子同台,不失为一则劲爆的大消息。

利威尔站在场边调整冰刀,看到艾伦已经向他滑了过来。棕发金眸的少年如同真正的王子,在他面前单膝跪地,以极其优雅的姿态执起他的左手,在手背落下一吻。

“欢迎您,我的奥吉莉亚公主。”说完还俏皮地对他眨眨眼。利威尔心里叹笑,一点脾气也没。

“果然比起纯洁无暇的奥杰塔,还是妖魅的奥吉莉亚比较适合。”埃尔文支起下巴,看着场上艾伦牵起利威尔的手将他引到场中央。两人真的遵循“临场发挥”的规矩,完全没有事前交流,直接到中央后彼此背过身,默契地同时滑开几步摆出一个起势。

艾伦双手放在身后,而利威尔则抬起遮在脸前。

第一声音乐响起,所有人不禁屏住呼吸。艾伦未动,扮演女角的利威尔先是一个转步,双手缓缓打开,纤细手指和若隐若现的手臂线条组成如同天鹅展开双翅一般的优美动作。

随后艾伦转身,两人交换一个对视,在下一怕音乐节拍中共同向右前方滑行,滑出一个半圆向彼此靠近。利威尔脚下变换一个步法,微侧过腰伸出手向艾伦靠去。

“奥吉莉亚勾引王子的一幕。”阿尔敏轻声向身边几个不明白的后辈解释。

韩吉在边上“嘿嘿”笑了几声,“利威尔也算是对艾伦这孩子上心了,不然打死他也不可能滑出这种妖媚的步法。”

黑天鹅奥吉莉亚这个角色本身就必须具备足够吸引人的魔性魅力。利威尔用了小步滑行,上半身不动,靠腰部和腿的力量变换方向,看起来就像拧着腰跳舞的舞者,配合微倾的身体和手的姿势,诱惑意味十足。

旁人看来场中两人相对而视,脚下滑行步默契十足。可只有近距离面对利威尔的艾伦自己知道,他心中是多么的震撼。

利威尔之所以曾经被称为“冰王”,不止是他高超的滑冰技巧。事实上,一段滑冰如果没有将音乐或者角色演绎出来的魅力,那么即使技巧再高超也不能获得评委和观众青眯。利威尔强大的表现力,才是他一直以来占据王者之位的重要原因。

和他最为接近的艾伦对此感受最深。

从他们转过身面对面开始,他就觉得眼前的利威尔仿佛是换了一个人。平日里的严谨肃然、不拘言笑完全没了影,黑衣黑发的男子眸光带笑,在他面前舞动的身影充满魅惑,因为身高差距而往上望来的眼睛里铺满星辰如海,深邃得令人沉迷。

他已经完全地沉浸进了“奥吉莉亚”这个角色。

眼前的不再是他的教练利威尔,而是那只魅人的黑天鹅。

艾伦跟随他的步伐开始滑行。根本不用思考,也不用猜测对方的下一步行动,他们双手交叠,很自然地就知道接下来应该做什么,多年来相处的默契在这一刻达到顶峰。

在耳边呼啸的风声中传来音乐,他的眼睛里再也看不见除了利威尔之外的其他。记者也好,围着场地的朋友、后辈也罢,在这时已经统统被他遗忘。利威尔总是有这样的力量,漂亮地引导着他,滑行步前所未有地顺畅,然后彼此间一个眼神示意,共同背过身放缓速度,在音乐旋律达到一个小高潮时落下右脚……

——点冰、起跳!

周围传来惊呼阵阵,快门声不断。他们刚才见识了一组有相当高度的双人四周跳。

“好棒……两个人都像在空中飞一样……”赫里斯塔惊叹。

“那两个人都最擅长空中转体。”三笠回答,随即拧起眉,“艾伦的跳跃方式和他一模一样……”

“毕竟是师徒嘛……”金发的姑娘笑着打圆场,她知道三笠和她的叔叔关系并不好。

但平心而论,这的确是场高质量的表演。几个记者一脸惊喜地轻声交头接耳,又不舍得把视线从场上两人挪开。

而在冰场,刚刚成功完成四周跳的艾伦难掩心中喜悦,尤其当他看到利威尔回望他的眼神也透出赞许,比往常更加柔和。

利威尔一个转身,他们从原本并肩滑行转为再度面对面。这时音乐正好衔接到一段轻缓的舞曲,两人放缓步速,相对执手,像冰舞一样在冰面上跃动。

与王子共舞的奥吉莉亚,俘获王子心的美艳黑天鹅。他们在这一段共舞中始终彼此凝视,其中深情也许他们自己不知,但早已尽数落在旁人眼里。

乐声一顿,滑行放缓,利威尔停止在正中央,而艾伦滑开几步,围着他缓步滑圈。

“要来了……”韩吉一左一右按住两个后辈的肩,“好好看着吧!黑天鹅的重头戏!”

在芭蕾《天鹅湖》中第三幕里,黑天鹅有一出精彩绝伦的32圈挥鞭转。曾经有不少女性花滑选手在表演《天鹅湖》时都选择了旋转来展现这一幕,可一次次踢腿的轴转和连续不断的旋转毕竟有感官上的差异,至今这一精彩镜头都没有成功在冰场上重现过。

“韩吉前辈,利威尔前辈会怎么做呢?”其中一个后辈问到。

扎着马尾的女士嘿嘿一笑,没有多说,镜片后的眼睛里却闪过一道兴奋的光。

缓缓滑行的艾伦也正在疑惑,却接收到利威尔递过来一个叫他安心的眼神。男人的黑发有点凌乱,额头上薄薄一层汗,呼吸却依旧平稳。他将双手交叠着放到胸前,脚下一转,左脚点冰,在几乎离冰面几寸的高度上旋转一周,复又左脚落地,再度起跳,又是一周。

艾伦在他身边看得惊心。利威尔跳得不高,但每次落冰的点和起跳点几乎重合,没有任何偏差。重复一周跳的速度也快,看起来就像旋转,可轻盈的跳跃感和点冰产生的间隔却使他看起来如同舞动在花间的蝴蝶,黑色身影一圈圈做着连续跳跃,在雪白晶莹的冰场映衬下仿佛真正的黑天鹅在风雪中独舞,优雅美丽,傲骨天成。

艾伦不由自主地迎上去。那一幕是奥吉莉亚吸引王子的表演,而艾伦觉得自己早已被深深吸引,从身体到灵魂,恨不得一并奉献给他。

差不多连续了有二十来圈,艾伦上前握住利威尔的手带他开始滑行。周围人对这场精彩的连续跳跃报以热切掌声,同时又对没有到32圈而感到可惜。只有艾伦看到利威尔隐隐发白的脸色。

他的左腿有隐疾,不能再勉强下去。

被吸引的王子与黑天鹅公主在舞台翩翩起舞,而他们也在冰场执手滑行。黑白交映的身姿看起来如此和谐,周围的观众几乎忘记了他们在看的不是普通意义上的、而是由两位男子演绎的双人滑。

错身而过时利威尔在艾伦耳边轻声说了一句“托举”,艾伦脑中还在迟疑自己能不能成功把和他差不多重的教练举起来,身体已经先本能地遵循对方向自己靠过来的动作,双手握住利威尔的腰身往上一托。

——出乎意料地轻!

他抬头惊讶地望向利威尔,对方正低头凝视他,眼神沉稳令人安心。舒展开的双手真正如同天鹅的双翅,指尖都带有细致的弧度。他们曾经玩笑似的在平地上试过托举。结果利威尔轻松地就把艾伦给举了上去,而他连横抱住对方都勉勉强强。

而现在艾伦忽然明白了,在刚才的滑行时利威尔借了力,被他托起瞬间带了个点冰动作——等于是他自己把自己给托举了起来。

……真是可怕的实力。

利威尔落地之后两人开始旋转。一样的速度一样的姿势,艾伦用的就是短节目编曲中的动作编排,而利威尔似乎知道他的用意,配合得恰到好处。最后一个圈时他滑快一步到艾伦面前,少年了然地伸出手,两手紧紧交握,利威尔放低重心侧身向下,开始了固定轴旋转。

极低位置的旋转,支撑全靠紧握的双手,和对彼此的信任。

围观众人已经完全沉浸其中。令人惊叹的技巧一个一个接踵而至,而场中两人全程都没有在意过他人眼光,始终彼此凝视,举手投足间尽显默契。

连一直以来表现力不佳的艾伦在利威尔的带领之下,也能投入进角色,在手形和眼神这些细节上流露出王子该有的尊贵气质。

虽然有些双人技巧衔接还不算完美,可没人能否认这是一场高质量的演出。利威尔完美地演绎了奥吉莉亚,引导艾伦入戏。对众人而言,这与其说是一场滑冰,倒不如说如同看了场舞剧一样震撼。

艾伦的世界只剩下洁白的冰和黑衣的男人,在一片风雪中微笑着对他伸出手。黝黑眼眸如同引诱,带着致命毒素向他袭来。

最后一个收尾动作,被诱惑的王子向黑天鹅求婚的场景,艾伦单膝跪地托举着利威尔的手,在音乐的最后一拍中停下动作。

全场寂静,没有人说话。连托着相机的记者都忘记拍照,看得入了迷。

艾伦仰头望着利威尔,努力平复絮乱的呼吸。男人拢了把头发,白皙脸颊因为运动而泛红,他对艾伦笑了笑,“做的不赖。”

这简直是最大的赞扬。

被夸奖的少年不掩饰心头喜悦,来不及站起身就手上一用力,无视对方一声惊呼就将他的教练拥入怀中。

“喂!艾伦,放开!”

少年笑着没理他,手上更用了力搂紧。

这时全场响起潮水般的掌声和口哨,间或几句起哄和快门声。几个女性后辈更是疯了一样开始尖叫。利威尔被拥在艾伦怀里心想这下惨了,千万别明天看报纸的时候读到什么“师生不论恋”之类的糟糕消息。

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他的少年看起来很高兴,而他的心情也意外不赖。

他环上艾伦的背,轻揉他汗湿了的棕色短发,看着冰场灯光如星,缓缓露出微笑。

 

Fin

 


评论
热度(149)
© 羽翼/Powered by LOFTER